會 員 登 入 M e m b e r

地 區 分 類 CITY RANGE

年 齡 分 類 AGE RANGE

泰瑞薩觀點

Reference

觀 點 標 題
《泰瑞薩觀點》514、「台灣價值」
發 佈 日 期
2018/3/16 上午 10:30:00
觀 點 內 容

 

 

〈前言〉

最近各台電視名嘴、各黨政治人物紛紛暢談「台灣價值」,甚至記者也紛紛採訪一般民眾,包括青年、老年,男性、女性,而大家都能道出一己之見,十分有意思。筆者2月24日到台南作媒,在搭113自強號火車上,親眼目睹下列四件事,仔細一想,也都是「台灣價值」,值得跟大家分享。

 

第一件

習慣上搭11點10分南下自強號,想不到當天買不到車票,只好分段買,一段坐到田中站,一段從斗六站坐到台南站,中間站票。在斗六站前,筆者擠在第五車廂廁所前通道。

這時有一位女清潔工推著垃圾箱到廁所,然後拿著一支長夾子,打開廁所,進入裡面清理,可是久久未見出來。這時一位中年婦女急急忙忙走出車廂,來到廁所前、猛拉廁所門把。筆者看到這種情形,就說:「裡面有人。」這位中年婦女似乎等不及,馬上又拉對面另一個廁所門把,筆者見狀又加以阻止,說:「那是男生廁所!」就在此時,女清潔工從剛進入的廁所出來,而中年婦女馬上進入裡面。而當她們側身交接之際,筆者聽到女清潔工對中年婦女說:「對不起、對不起,我還沒拉完,裡面有味道、有味道。」可能知道外面有人等候、沒拉完就衝出來,怕有味道,所以才這麼說。而說時遲、那時快,她馬上又從褲袋取出一罐除臭劑,往廁所裡面噴了一下。筆者看到這一幕好感動,這不是最可貴的「台灣價值」嗎?

到斗六站後,筆者已有座位,怕將來忘記,就趕快拿起筆,把剛看到、聽到的,記在車票上。就這麼巧,幾分鐘後,一位身材嬌小、皮膚白晰,十分可愛的女列車長要驗票,當發現筆者車票上寫著--「一位女清潔工大便……」,竟笑得兜不攏嘴。

 

第二件

筆者座位是靠窗五車22號,而20號坐著一位年紀不小的小姐,除有大背包、手提袋外,懷中又抱著小包包。她很客氣地站起來讓筆者坐進裡面,然後把原放在腳邊的手提袋移到自己的腳前。筆者請她把手提袋放回原本腳邊就可以,之後我們各自安靜地休息。

但是想不到火車行進當中,忽然傳出奇怪的叫聲,筆者驀然驚醒,下意識地發出:「是什麼聲音?」坐旁邊的小姐有點難為情地指著懷中的小包包回答:「裡面的小狗在叫。」原來如此,然而小包包怎麼裝得了一條狗呢?筆者疑惑之際,她說:「有一隻小吉娃娃在裡面。」這隻小吉娃娃還算乖,只叫了一聲。

不久快到新營站,她起身揹上大背包,一手抱著小包包、一手提著手提袋,跟筆者打招呼後走向車廂出口,車停、下月台,在月台上又向筆者揮手致意,很親切、很有禮貌,這是最常見、最普遍的「台灣價值」--人情味。

 

第三件

坐前排通道邊、即五車18號,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不知何故竟然站起來,並擠到車廂通道後面,然後引導一位老婦到他的座位旁,說:「我馬上下車,妳可以坐這裡。」老婦就不客氣地坐下來。這樣的鏡頭,筆者從未見過,這位老人怎會注意到老婦沒位置坐?又好意地請她坐他的位置呢?令人滿好奇又滿感動的。

老人讓座後,就擠往車廂前面,看樣子是準備下車了。可是筆者仔細推敲,今天搭車的旅客這麼多,他就算下車,等一下其他旅客上車,難保媒人買到五車18號,所以除非老人買的是遠程車票,不然他的讓座意義不大。

因為車廂通道擁擠,那位老人不久就消失不見,而筆者在台南站下車,也沒見到他。至於筆者下車前,那位老婦則繼續坐著,並沒人趕她,可見應該只有一個答案--老人與老婦都是遠程旅客,老人的讓座,的確幫老婦一個忙;而這位老人對老婦說的那一句話--「我馬上要下車」,是一句善意的謊言。

這句善意的謊言,不就是意涵著一件彌足珍貴的「台灣價值」嗎?

 

第四件

火車離開永康站後,筆者準備下車,並擠到廁所前通道上。這時出現一位大約6歲左右的小男孩,拿著站在背後的媽媽給他的手機,在跟他爸爸視訊,幾乎在廁所前等下車的旅客,都聽到這些聲音--「你現在坐到哪裡了?」「爸爸好想你!」「晚上帶你去看花燈好嗎?」可是拿著手機的小男孩,一句話也沒回應,只「盧」著媽媽:「我要玩遊戲,我要玩遊戲。」就是不跟他爸爸講話,要玩手機上的遊戲。

小孩爸爸的聲音很宏亮,而且充滿著慈愛,但是兒子卻不理他,只想玩手機上的遊戲。父子的「台灣價值」不一致,一個是:「我好愛你,我把快樂與希望都寄託你身上。」而一個是:「手機、手機,沒有手機,我沒有快樂、沒有希望。」即「台灣價值」出現了分歧,誰是誰非,好像並沒有定論。

 



若要回覆本文章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