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 員 登 入 M e m b e r

地 區 分 類 CITY RANGE

年 齡 分 類 AGE RANGE

泰瑞薩觀點

Reference

觀 點 標 題
《泰瑞薩觀點》534、《劉峯松全集》導讀
發 佈 日 期
2019/10/28 下午 01:57:00
觀 點 內 容

 

一、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小時六十分鐘,一分鐘六十秒,雖然人一生有長有短,但是時間的計算是一樣的。至於對時間快慢的感覺,就可能因年齡不同而異。年輕人如朝陽初昇,會覺得來日方長,有的是時間;老年人如夕陽西下,就覺得時間快沒了。對年輕人而言,既然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來;而對快沒時間的老年人,就必須把握最後,沒辦法慢慢來。

筆者身份證登記出生年月日—三十年一月十三日,是當年換身份證時,戶政人員看錯、記錯的,應該同年十一月十三日才對;因少不更事,將錯就錯,未求更正。其實家母又曾告訴筆者,當時很多人都晚報戶口,筆者正確的出生日是九月廿五日。以此而論,筆者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還是多報了八個月十二天。即實際年齡應該七十八歲,而非七十九歲;更不可依民俗「忌九」、再添一歲,硬拗八十歲。但是不管如何,還是一位快八十歲的老翁,餘日無多,一些想做的事,要趕快做,不然來不及。

很多人常說「人生如戲」,既然如此,每個人都是一個演員。不過一般說的「演員」,戲演完被錄下後,還可以成為觀眾,好好看看自己演得怎樣?只是人生這場戲,演完、人也沒了,沒辦法再看。顯然人生這個舞台,是演給別人看的,自己沒辦法當觀眾、再全部看一次,這樣未免遺憾。

雖然筆者也不能看完自己全部的人生,不過平時有寫日記、寫文章習慣,甚至今(二〇一九)年開始,連作夢都記下來,就至少可以把已經演過的,儘可能全部整理出版,讓自己再看一遍或幾遍,並跟大家分享。即在當「演員」、當「小編」外,又當「觀眾」,比起一般老人空留回憶,或得了「健忘症」,連回憶也沒辦法,要幸運一點。筆者一生大概就這樣了,已沒辦法再變出什麼新花樣。

 

二、

依發行人、即愛妻翁金珠所寫的序言,筆者一生各個時期都留下不少文章,而且曾出版過幾本書,但是除了二〇一八年四月由商鼎出版的《黑白與彩色—阿邦的故事人生》,及二〇一〇至二〇一七年之間由玉山社出版的六本作媒的教戰手冊—泰瑞薩觀點,都尚在發行外,其餘的早已絕版。這些絕版的著作,仍會慢慢收錄在全集裡面,只是拖到什麼時候不知道;也許就讓後人去傷腦筋吧!這是要聲明在先的。

準備收錄在全集的,除筆者拙文外,還有好友的一些嘉勉之語,及不少媒體朋友的採訪報導,這些都無法割捨、必須列入。筆者一生的戲,並非唱獨角戲,其中又有一起打拼的同志和一些閒人,包括唱反調的;沒有他們,一個人演不下去。從戲劇角度看,本書就是一部集體創作、一場集體演出,又不能不加聲明。

 

三、

每部戲應該都有劇本及導演,那麼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這場大戲,寫劇本的、導演的,都是自己嗎?恐怕是一個無解的謎。在今年七月七日的「松夢記」—筆者記夢的小文寫著:

「一直在思考人類社會的一些現象,而所得的結論是:『都是上帝所同意』。而這項結論的獲致,最需要的兩個字是『信心』。」

有機會整理、並讀過自己一生所寫的文章,終於發現一個事實:即一生所作所為都有跡可尋,知道為何而活、為何而演、為何而戰,冥冥中有一個看不見、卻存在的劇本作者及導演,祂是上帝—我們每人命運的主宰者。不過不能因此說,每一篇文章就寫得很好,或每一個演員就演得很棒。寫得好不好或演得棒不棒,其實還跟題材、劇情發展脈絡及出場者的演技有關。即使劇本再好、導演再棒,但是演員如果沒有天分,或不認真、不配合,也沒辦法演出成功、讓人滿意。換句話說,筆者所演出或寫出的,有好、有不太好,有重要、有不太重要。現在竟因「敝帚自珍」或無法割捨,而全部呈現讀者眼前,這樣適當嗎?尤其當今網路當紅,誰又會閱讀這麼大量的文本呢?

這裡懇求或建議大家,無論如何,請留意筆者精挑細選過的廿五篇文章,相信讀過後,或許才會同意筆者從年輕從事民主運動到年老扮演「媒人公」角色,似乎都有一個中心思想,而且也可能讓你相信有一位至高的上帝,在帶領我們每一個人。上帝不會只能帶領筆者,而不帶領大家。

以下包括已出版在專書中、仍會慢慢收錄於全集的:

1、高級中等學校入學問題之研究

    —六十年提出建言,蒙教育廳長潘振球召見。

2、一千八百萬人的台灣史

—載六十八年十月「美麗島雜誌」第三期。

3、老人的午飯

       —載七十四年六月翁金珠編「黑獄螢光—劉峯松作品集」,台灣文藝雜
      誌社出版;並收錄於郭楓主編「台灣藝術散文選」,百花文藝出版社。

4、珍惜故鄉情  創造新家園—敬致台北縣鄉親的一封公開信

—載六十八年出版台北縣政月刊第四期。

5、為蘭嶼憂慮

—載七十一年六月出版「亞洲人雜誌」十三期,及「黑獄螢光—劉峯松
      獄中作品集」,台灣文藝雜誌社出版。

6、左手做事不讓右手知道的施照子女士

—載七十三年十二月五日第三十七期「關懷雜誌」。

7、史懷哲評傳

—載七十三年十二月翁金珠編「黑獄陽光—劉峯松獄中書信」,人光出
      版社。

8、獄中健康術

—載七十四年十月翁金珠編「黑獄風光—劉峯松獄中回憶錄」。

9、記一所自由青年的搖籃—員農

—為掉念我所敬愛的呂英明校長而寫

—載七十四年十月翁金珠主編「黑獄風光—劉峯松獄中回憶錄」;並收
      入九十二年員林農校「創校荏苒六十週年特刊」。

10、在地球上有這種事—記花蓮張七郎父子慘死事件

—載七十五年十一月劉峯松著「台灣的黑暗時代」。

11、主啊,祢到哪裡去?旅歐遊記之一

—載七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第一九二〇期台灣教會公報。

12、大教堂下的省思  旅歐遊記之二

—載七十八年一月二十四第一九二六期台灣教會公報。

13、願為烈士忠僕  常効犬馬之勞

—載七十八年五月第六期「新潮流雜誌」。

14、台灣文獻館第一任館長佈達典禮紀要

—載九十一年十二月國史館館刊復刊第三十三期,蔡佩秀、蘇桂女整理。

15、苦難阿月

        —載九十四年七月一日自由時報。

16、和解與救贖的盼望—從「辛德勒的名單」談起

—載九十五年二月二十日第二八一七期台灣教會公報。

17、沒有國家保護的戰士

—載九十五年四月國防部史政學術講演專輯(六)。

18、華麗島美談—讀「從台中雙冬的疏開學校到內地復員」繪頁內文有感

—載九十五年十一月台灣文獻館出版該書;該書另於二〇一九年由「讀
      書共和國」再版。

        19、劉峯松憶述—三月九日前後

                —載九十六年六月「台北土城看守所暨土城地區史料田野調查計畫成果
          報告」。

20、無蝶vs.梭羅(翁金珠、劉峯松合序)

—載九十六年七月洪金珠著「無蝶的世界」。

21、「人類的使徒」稻垣藤兵衛—兼述松丘傷感有趣的自白

—載九十七年「泰瑞薩觀點」第五十二篇。

22、我的杜爾西內婭

—載九十七年「泰瑞薩觀點」第五十四篇。

23、愛不轉彎—劉柏煙烈士的感情世界

—載九十九年「泰瑞薩觀點」第二二二篇。

24、我的「二次瘋」

—寫於九十六年,載「泰瑞薩觀點」第三七三篇。

25、荷蘭船鐘掛竹塘

—寫於一〇八年,載「泰瑞薩觀點」第五二八篇。

 

此外,一九九四年四月,由自立晚報出版的「台灣歷史閱覽」,執筆人為李筱峰教授,筆者只是「被掛名」,不能掠人之美,合該聲明;不過該書確為台灣史重要啟蒙讀本,曾獲「台灣筆會」評為「1994本土好書」,值得一併推薦。

 

四、

幾年前就有出版全集的想法,愛妻翁金珠今年才想到向國家人權博物館爭取補助;經拓展文教基金會提出申請、並獲該館審查通過後,終得以如願出版第一集「堅持走對的路」。首先向拓展文教基金會、國家人權博物館及愛妻致以最高、最誠摯的謝意。

至於過去七、八十年間,參與演出筆者這場人生大戲的,尚包括筆者生身父母、親朋好友、師長同學、長官故舊、記者編輯、出版社......,甚至還有早期參與竊聽、逮捕、解送、調查、起訴、判決、執行的司法人員,以及現在仍一起繼續演出、相信筆者這位「媒人公」的求偶者和一些心急如焚的父母,這裡都同要致以最高、最誠摯的謝意;沒有你們,演不出來、也演不下去。當然幕後劇本作者和導演—全能的上帝,更不能不向祂道聲:「謝謝,有祢真好!」

 

劉峯松完稿於2019年7月11日

 

 


若要回覆本文章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