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 員 登 入 M e m b e r

地 區 分 類 CITY RANGE

年 齡 分 類 AGE RANGE

泰瑞薩觀點

Reference

觀 點 標 題
《泰瑞薩觀點》535、《堅持走對的路》導讀
發 佈 日 期
2019/10/28 下午 01:58:00
觀 點 內 容

 

筆者從高農時期就有強烈的民主意識,非常不滿當時戒嚴體制嚴重侵犯人權;另外也堅決主張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反對當時國民黨政府口口聲聲喊反共、自欺欺人講統一。即民主自由與獨立建國是筆者認為「對」的事,也是不變的信念,更是一生要走的路,所以本集訂名為—《堅持走對的路》。

本集分四部分,共收錄四十五篇文章。

第一部份大致在一九七三年到一九七九年之間,即筆者尚未觸犯「煽惑內亂罪」前,姑稱「美麗島時代」。一九七九年一月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原舉辦中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忽然停止,引起當時黨外候選人不滿,隨即組成「黨外候選人聯誼會」、接著創刊「美麗島雜誌」,並在不少縣市設立服務處。一九七九年九月廿八日,各地成員及支持民眾,前往高雄市「美麗島雜誌社」前舉辦大型集會遊行活動,造成警民衝突,共計四十一名參與者被捕,即所謂「高雄事件」(亦稱「美麗島事件」)。此事件已由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組成美麗島事件口述歷史編輯小組進行口述訪談,另有一些回憶錄出版,如《康寧祥回憶錄》,經筆者彙整為〈在美麗島時代所見所聞所思〉一文。另有摯友陳世宏兄採訪筆者後所完成的《走在美麗島—戰後反對意識的萌芽》錄音稿,及筆者發表於鐘鼓雜誌的〈新聞旁觀〉,均收錄其中。

第二部分為一九八〇年十二月選舉恢復後,筆者繼續競選彰化縣國大代表,竟因競選言論觸犯「煽惑內亂罪」而遭判刑三年六個月。內人翁金珠「代夫出征」,並於民國七十年十月出版《黨外人士劉峯松選舉官司》一書。中國報導登刊刑事判決要點、上訴摘要,並轉載〈劉峯松之妻翁金珠呼籲競選人士謹慎〉一文;而被收押在土城看守所巧遇「難友」李敖大師,李大師知情後於世界論壇報發表大作〈反競選的清高〉。而當時友人許榮淑、黃順興、潘榮禮、林濁水、王清平等為該《選舉官司》惠賜序言。以上均收錄於此部分。筆者出獄後始知有友人於深耕雜誌、蓬萊島叢刊、中國時報、台灣教會公報社,甚至於網頁上,發表紀念專文,患難中見真情,殊為可貴,仍予收錄,以誌沒生不忘。至於晚期有兩篇回憶錄,一為〈劉峯松憶述—三月九日前後〉,收錄於《土城看守所暨土城地區史料調查計畫成果報告》;一為〈做人難得有這款幸福—我的「黑獄」經驗〉,收錄於向陽兄主編《白色年代的盜火者》,亦列入本部分。

第三部分為彙集民主進步黨創黨前後所撰文稿。一九八四年九月出獄後,除協助內人翁金珠繼續競選省議員外,並參與組黨運動及撰寫有關主權、人權文章,於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出版《台灣的黑暗時代》。該書出版後仍持續寫作,如有〈願為烈士忠僕,常効犬馬之勞〉、〈追悼黃憶源先生〉、〈一股神秘的力量〉、〈劉峯松談選舉〉、〈儆猴的雞〉、〈一邊一國有什麼不對嗎?陳清林長老的臨終質疑〉、〈苦難阿月〉、〈老兵不死,只是凋零—悼陳公文龍老先生文〉、〈馬英九要『牽豬哥』嗎?〉、〈他忙到最後一口氣—悼念張館長炎憲兄〉、〈主啊,祢到哪裡去?旅歐遊記之一〉、〈大教堂下的省思  旅歐遊記之二〉、〈當年被拒加入國民黨,他成為民進黨創黨黨員〉等,均收入本部分。另外兩篇,一為〈劉峯松的意見〉、一為〈祖國—阮e台灣〉。前者為新新聞雜誌詢問當時民主進步黨中執委,題為「如代表民主進步黨參加總統競選,所需具備條件」,共二十三名中執委,只有筆者認為要有「建設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國家的使命感者」;後者為民國九十一年四月十二日陪同國史館張炎憲館長前往鴻禧山莊拜訪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後,所撰寫的台灣國歌,發表於台灣教會公報。以上均見筆者一生對台灣主權獨立的堅持。

第四部分標題為「劉柏煙烈士與阿扁總統」,共收錄十篇文章。把寫「阿扁總統」幾篇文章收入本書,是因為一位擔任總統八年的阿扁,一卸任竟馬上被特偵組收押、起訴,而他在土城坐的牢房恰好是筆者坐過的同一間,可說是前後期「同學」,筆者夫婦曾前往探視。另外阿扁總統任內非常看重翁金珠,如二〇〇一年十二月翁擔任彰化縣長任期不到一半,竟要拔擢為教育部長,翁以任期未滿、涉及對彰化縣選民的誠信,予以婉拒;而二〇〇七年五月則拔擢為第九任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可見情誼深厚。至於扁案就司法上言,確有違程序正義,另在政治上言,更難排除政黨惡鬥;即是一場政治悲劇,更是一項重大人權問題。二〇〇八年十一月六日陳雲林來台,中華民國政府竟沒收中華民國國旗,引發「野草莓運動」。青年學生及民眾群聚中正紀念堂(今「自由廣場」)抗議,此時有來自南投草屯的八十歲老翁劉柏煙,為抗議陳雲林來台、政府沒收國旗,暨為救阿扁、救蘇治芬,竟焚火死諫,引起舉世震驚。筆者家在員林,距草屯甚近,多次分別與梁瑞興董事長、畫家趙宗宋與鄰居黃滄雲,前往劉家探視,後撰成〈愛不轉彎—劉柏煙烈士的感情世界〉,並製作「劉柏煙烈士(一九二九-二〇〇八)年表」。劉柏煙烈士既為阿扁而焚,把兩人紀念文相提並論,頗為適合。此外又放入〈我的杜爾西內婭〉一文,因為翁金珠在陳雲林來台靜坐抗議時,被警察踐踏,以致右手骨折,被扶送至台大醫院手術;筆者聞訊趕至,亦撰文紀念。翁金珠住院時,劉柏煙也在台大醫院急救,為事件中兩個受害人,因此又把此紀念文放入。

若要回覆本文章請先登入
02276b 的留言
留言時間: 2019/11/26 下午 11:27:25
政治立場可以堅定不移,因為一篇文章一本書的觀點總是能吸引到追隨者繼續未竟之務,就算我們老了也不用擔心後繼無人。天然獨的青年可以繼續獨立建國的大業。可是找結婚對象可不一樣,例如多年前設定的條件在多年後還適合嗎?因為個人狀況在多年之間也是會有所變化,找結婚對象還是要聽從老師的建議「把條件降一降吧」要不然從可以挑人的佔上風,到被人挑的居劣勢的局面變化讓你甦醒後,有天你終於明白老師的好言相勸,這當下就為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