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 員 登 入 M e m b e r

地 區 分 類 CITY RANGE

年 齡 分 類 AGE RANGE

泰瑞薩觀點

Reference

觀 點 標 題
《泰瑞薩觀點》536、《重返歷史現場》導讀
發 佈 日 期
2020/8/7 下午 02:02:00
觀 點 內 容

-------------------------

〈徘徊東京街頭的郭佳信神父〉續篇

 

前言

《劉峯松全集2重返歷史現場》於2020年5月出版,6月11日在台北舉行記者會暨簽書會後,循例再寄給一些愛書人和親友,其中一本寄曾獲十大傑出青年獎章的台南潘元石兄。潘兄讀過裡面一篇〈徘徊東京街頭的郭佳信神父〉,即於6月20日回信(見附件一),筆者收信後,於6月26日與潘大嫂通上電話,表示會找個時間到台南看他。7月25日筆者到台南作媒結束,就搭車到五妃街拜訪。多年不見,潘兄已十分重聽,大概從下午三點到四點半、約一個半小時,就聽他講郭佳信神父的故事。現在把故事整理如下:

「台南甘惠忠神父與郭佳信神父都出身美國瑪利諾教會,兩人十分要好,郭神父大概兩個月一次會到台南看甘神父。而那時候在台南啟聰學校教美術的潘元石兄,週六、週日兩天也受邀到甘神父所創辦的智障兒童中心指導版畫,所以經甘神父介紹認識了郭神父。這時郭神父也請他到彰化埔心羅厝天主堂,教那裡的青少年版畫;前後四年、共三次的暑假,每次都去一個月。甘神父已在今年(2020)蒙召,蔡英文總統有來參加他的告別禮拜。」

「郭神父擅長陶藝,平時教天主堂附近社區青少年製作杯盤之類的陶藝品,發行量很大的《漢聲》雜誌,曾撰文報導,引起廣大迴響,很多讀者紛紛前來參觀,並熱情採購,所以這些陶藝品銷售成績不錯。跟郭神父學陶藝的青少年,家境普遍不好,郭神父要他們把賣的錢拿回去給媽媽,並要媽媽們一定要買一點肉類給自己的孩子吃,以補充一點營養,他們太瘦弱了。」

「郭神父很用心,除了教社區青少年陶藝外,又請一位美國朋友范博士來教他們英語。范博士一樣很用心教學,表示不懂英文不行,常說:『不懂英語以後怎麼出國呀?』在窮鄉僻壤的這些青少年,居然會講英語,而且都很強。距今四十多年前,他們從郭神父學到陶藝,從潘大師學到版畫,又從范博士學到英語,真的好幸福。」

「那三年暑假,版畫大師潘元石每次去都帶兩個台南啟聰學校的女童,一個五年級、一個六年級,三人同住天主堂裡面的宿舍。這兩位聾啞女童很喜歡去,因為到那裡除了學陶藝、版畫外,又可以學游泳;天主堂裡面有一座游泳池,附近又有一條清水溪,大夥兒一起戲水,十分快樂。」

「話說到這條清水溪游泳,出發前郭神父先為大家禱告,祈求『大家平安去、平安回』。郭神父並會拿出一張紙,對折後還一折再折,再以最後最小的那張,公開告誡大家說:『你們連這麼小的紙張都不可丟進水裡或留在沙灘上。』游泳前除替大家準備泳褲外,又會抱幾個大西瓜去;到溪邊時,要大家先把西瓜浸在溪水裡,再在沙灘上挖個大坑。大家游泳完,先從溪水裡拿出西瓜一起吃,想不到竟又涼又甜;而吃過後,郭神父要大家把西瓜皮丟進大坑裡,然後用沙覆蓋。這時郭神父又會說:『西瓜皮會自然腐爛,不會破壞環境。』在四十多年前,竟有這樣徹底的環保觀念,令潘兄至今佩服不已。」

「在天主堂旁邊宿舍的屋頂,是一個平台,有時傍晚郭神父會帶大家上去,一方面在那裡做禮拜禱告,一方面讓大家欣賞綠油油的農田和太陽西下的餘暉。有一次還聽到他對大家說:『莫內的畫有很多是在欣賞夕陽後完成的。』像這種隨機教學方式,也令潘兄佩服不已,並受到很大的啟發。這時又表示,郭佳信神父的作品,不但技巧好,又很有內涵、高度。」

「潘大師大約在1974年到1977年之間的三個暑假,在那裡各一個月,而幾乎每天下午都會看到同一個講台語的台灣人警察到天主堂旁邊宿舍,去探望一位智障的老太太,並請她蓋章,好像去『打卡』。回想起來應該是這家天主堂早已被警總盯上,指揮當地派出所警員每天去一次。窩藏陳菊及陳菊被捕事件,發生在1978年5、6月間,這時潘兄已未去羅厝天主堂;不過此事可疑,陳菊怎會跑去已被警總監視的地方呢?潘大師又回憶在羅厝天主堂那三次的暑假裡,常看到有政治異議人士出現,是不是天主堂早已被警總鎖定呢?要是,躲那裡的陳菊,根本毫無安全可言。」

「郭神父很喜歡吃日本料理,以前每次到台南,甘惠忠神父會招待吃『千草日本料理』;常說日本人長壽就是愛吃生魚片、醋、味噌和黑豆,所以離開台灣後到日本,相信是一方面比較有機會碰到從台灣來的鄉親,一方面也有機會吃到道地的日本料理。」

「多年後有一天,甘惠忠神父告訴潘元石兄,說郭神父從菲律賓要回美國,途中過境台灣三天。那三天住飯店,每天被監視,連氣都喘不過來。那次過境,他趁機回羅厝天主堂,搬走了他的版畫、陶藝品和相關器材,而且全部送潘兄。他出示有兩枝做版畫用的滾筒和一枝刮刀,其中一枝滾筒當場轉送筆者(如附件二),以感謝筆者為郭神父寫了這篇文章,至於其他作品,等他從倉庫找出幾件,會拍成照片供大家欣賞(如附件三)。」

「最後版畫大師潘元石兄,語帶感性地說,像郭佳信神父這樣的好人,造福了羅厝天主堂附近社區那麼多貧窮的小孩,非常令人感動。他在台灣,是台灣人的福氣,竟然被當時的政府驅逐出境,實在令人很不捨、很難過。又說,郭神父不但有愛心,而且有方法,他也從郭神父那裡學到了一些,並用在自己家庭的教育上,講到這裡,剛好他就讀高三的孫子回家,非常有禮貌地再三向筆者打招呼,正印證他的家庭教育的確非常成功。還說,筆者這篇介紹郭神父的文章,讓他一個晚上都睡不著,停留在無盡甜美的回憶裡。」

 

後記

筆者還沒有機會打聽到郭佳信神父回美國後的任何音信,不過卻讀到自由時報在2020年6月29日地方版,登了顏宏駿記者為該天主堂正舉行「百年宗教文物展」的報導,標題為「埔心羅厝天主堂,戒嚴年代曾收留陳菊」。文中說:「陳菊現已是監察院長被提名人(按:已通過提名),1977年,當時陳菊才27歲,因從事反對運動而遭到國民黨追捕。在避難的過程中,透過郭佳信神父的安排,將陳菊載到彰化埔心羅厝天主堂後面的修道院躲藏。一些關心台灣民主運動發展的人士看展,發現展覽對這部分隻字未提,感到有點失望。」又說,羅厝天主堂的教友許仁弘指出:「郭佳信神父身為神的使者,因為一己的善念而收留政治異議人士,隔年黯然離台,接續他的葉光世神父到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在教會升『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傳教卻要沾染政治的塵埃,這是現代人難以想像的年代。」(均見附件四)

讀過這篇報導後有無限的感慨,試問:戒嚴時代早已在1987年7月15日結束,而政權並已輪替兩次(2000年、2016年),我們又何曾為郭佳信神父做了什麼平反、紀念或感恩的活動嗎?想起來十分慚愧。

 

 

附件一、潘元石兄給筆者的信

劉峯松吾兄如晤:

接到大作「重返歷史現場」2集,立刻翻頁細讀,內心有說不出的感鳴。你實在了不起,對台灣這塊美麗島備極關懷,我由衷地敬佩你,並感謝你。

文中第154頁「四、徘徊東京街頭的郭佳信神父」一文,讀來是如昨,佳信神父顯現在面前。我與神父親交如兄弟,那是40多年前的往事。我當時在台南啟聰學校教聾生美術課,推展版畫教學頗有成效,郭神父獲知此項消息,透過同為瑪利諾教會的甘惠忠神父來找我。希望我能利用寒暑假期間到彰化羅厝他所主持的教會,幫助協助指導當地小孩的版畫課,當然我接受邀請。前後有四年,從此展開一場我迄今仍然記憶猶新的精彩生活畫面。我想我會慢慢地把它描述出來。離開台灣時他對我的囑咐……:所使用的工具(滾筒、刮刀)和他的小品版畫作品,尤其當時羅厝孩子的精彩作品,仍完整地保存在我身邊。我視為家寶,珍惜著。

神父是一位神職人員,本著上帝的意旨行事。然當時的時空背景,國民黨政府絕不允許任何人違反他的政策,而神父的一言一語,國民黨視為眼中釘,最後不得不離開他所愛的美麗島。

神父對羅厝的孩子,疼愛不已,容許我有機會當面向你細說,真是一幕一幕生動的活劇本,太精彩極了!

峯松兄,感謝你的大作,並刊載郭佳信神父的事蹟,讓我回憶起過往的一段與神父愉快的生活,我今年已是85歲耄耋的老年人了。讓我在有生之年啟迪我與神父真摯的友誼,及甜蜜的相處點點,無勝感激。

再次感謝。祝  心神愉快  代問候金珠姐。

弟潘元石 敬上

2020.6.20

 

 

附件二、送給筆者郭佳信神父留下來的「滾筒」

 

附件三、潘元石兄所收藏的郭神父師生作品

(按:潘元石兄因身體狀況不佳,已無法提供相關作品

附件四、2020年6月29日自由時報記者顏宏駿彰化報導

※本書於博客來、誠品網路書店均有販售,團購部分請洽允晨文化02-2507-2606 呂小姐。

若要回覆本文章請先登入